曹树昌:“狭缝”中涉黑案件的律师辩护

刑事辩护律师 2020-10-15 13:40:15

导读:曹树昌:“狭缝”中涉黑案件的律师辩护约有599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内容由刑事辩护整理编辑,关键词是刑事辩护律师曹树昌:“狭缝”中涉黑案件的律师辩护;主要讲解的内容是导读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是大势所趋,也意味着我国刑事律师的业务量要增加近5倍,为了保证刑事辩护的效果,提高律师的业务能...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

导读

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是大势所趋,也意味着我国刑事律师的业务量要增加近5倍,为了保证刑事辩护的效果,提高律师的业务能力,3月24日,京都联合广东省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广州市律师协会共同举办“京都刑辩论坛广州站——刑事辩护实务研讨会”,十多位重量级的讲师莅临现场传授经验,吸引了近400位刑辩同仁参会。

以下内容根据曹树昌律师的主题演讲整理,供大家阅读。

“狭缝”表明了涉黑案件律师辩护的艰难程度。艰难是我以前办理涉黑案件的切身感受。律师本来是法律共同体的成员之一,其作用应该是在最大限度地维护委托人合法权益的同时,帮助法庭查清案件事实、正确适用法律。但是在我们的司法实践中,特别是在涉黑案件的诉讼中,律师经常被看作异己,甚至是敌人。因此在我们履行职务的过程中,障碍重重。“艰难”是本题目的内涵之一,相信很多律师同行都会有差不多的感受。

刑事辩护律师 曹树昌:“狭缝”中涉黑案件的律师辩护

“狭缝”的第二层含义就是还有空间。我们如何利用这有限的空间履行辩护职责,最大限度地维护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利,是我们应该做、也是有可能做的,值得我们交流探讨。因此,我想通过几个自己过去承办过的涉黑案件中的几个小事儿,来说说自己是如何在这狭小的空间进行辩护的,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观点一,充分利用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明确、大胆地履行辩护职责,努力维护嫌疑人(被告人)的基本权利。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是句老话,如果我们介入了某个案件,但什么事情也做不了,自己会感到羞愧,委托人也会不满。因此,我的体会是要充分利用相关法律法规的明确规定最大努力地做些事情。

案例一,这是一个我和京都律所一个十人的律师团队做的一个广东的涉黑案件。接受委托的过程中家属反映,之前委托的一个律师还是一个律所的主任,在当地有些影响,但一个多月了,连嫌疑人都不让见,也存不进去衣物和钱款。我们介入后,经过多次交涉、据理力争,终于在到达后的第三天获准会见。会见过程较为恐怖,会见室门里门外有五六个警察监视。本次会见因为是首次,没有涉及案件本身,只谈了两个小问题:

1.嫌疑人基本的生活问题。嫌疑人反映:在这段时间里生活非常困难,因为账上没有钱,没有牙刷、牙具等无法洗漱,没有换洗的内衣内裤和袜子,没有手纸……。这时,我看了一下身边的警察(可能是一个小领导),表示不相信。

2.嫌疑人问我,给他做的笔录和他说的不一样怎么办?我明确告诉他:你可以要求给你做笔录的办案人员进行修改,直至笔录和你说的一致,否则你有权拒绝签字!

会见结束后,我和一直在我身边陪同会见的像个小领导的警察说了有关生活的问题,提出应该允许家属存钱、存衣物,这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那个像小领导的警察说要向领导汇报。

本来以为此次会见就这么平淡地结束了,但当我们往外走的时候,我被人叫住,一个高大、胖硕的警察追上来,态度蛮横地质问我:“曹律师,你怎么能这样会见?”我说:“我就应该这样会见啊,有什么不妥吗?”他又问:“你怎么能那样说话?(可能指的'有权拒绝签字')”我回复:“你可以把监控调出来(该警察没在现场,估计是在监控室看见并听到的),哪句话有问题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请你告诉我你的姓名或者警号。”我们发生了争执,我不依不饶地追问他的姓名或警号,有点争执不下。这时,在我们会见现场的一个警察过来劝解,说:“曹律师,你别得理不饶人啊。”和我一同会见的京都所的柳波律师,也过来劝解,说:“曹律,他们承认我们得理了,就算了吧。”我也只好就坡下驴了。我们快走到车前的时候,陪同我们会见的那个像个小领导的警察,追了上来,告诉我:“给嫌疑人存点钱和衣物吧。”和警察的争执,因为我们的行为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算是个小胜利,又同意存钱、存衣物了。这是一次较为理想的会见。

案例二,这是我承办的山东的一个涉黑案件。也是在会见过程中,因为我发现该嫌疑人非常容易“顺杆爬”。我便直接告诫嫌疑人要特别注意自己的笔录。因为有的办案人员会有意无意地进行引导,不要顺着其说,要实事求是。要认真地看自己的笔录,记录如果不是你要表达的意思要修改后签字,否则不但会给我们的辩护带来麻烦,对你的案件也会产生不利的影响。陪同会见的警察不愿意了,说:“曹律师,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说:“我就应该这么说,这就是在提供法律帮助!”

上述两件事都是很小的事儿,但可能会对案件有所帮助,而且对此都有法律的明确规定,我们自身的安全应该不会有问题。

观点二,进行适当地繁简处理,争取较好的庭审效果。在涉黑案件的辩护中,对定罪量刑有较大影响、客观的无罪证据较为充分的个案全面展开、充分论证;其他部分要观点明确、言简意赅。

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已被相关法律法规逐渐明晰,特别是全国人大法工委的黄太云先生对涉黑案件相关法律的解读更是我在涉黑案件的辩护中经常引用的。这些,相信每一个刑辩律师都耳熟能详。涉黑案件的辩护当然首先要对黑社会性质组织能否构成进行充分论述,但我办理涉黑案件的体会是往往效果不大。因此我的体会是在整体案件辩护的基础上,对重点案件进行充分辩护。

案例三,这是我和宣东律师共同承办的辽宁的一起涉黑案件,我辩护的是该案的一号被告人,宣东律师辩护的是一号被告人的儿子——本案的二号被告人。

本案和其他的涉黑案件差不多,参与辩护的30多名律师无一例外地认为相关证据并不能证明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存在。我的整体意见和他们的意见相同,同时我还注意到本案中有两起个案更具有震撼性,可能更具有说服力,对案件整体的认定产生影响的案件。

(一)敲诈勒索案

基本案情是,本案的第一被告人将自己的高档轿车借与他人(用车人)给别人出婚车,期间与一辆面包车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认定面包车全责(虽报警但交警没有出警),面包车主表示没钱赔;用车人将面包车扣留,直至修好车;修车共计花费4.2万元,最后是由面包车主出的。

指控的主要理由有三:1.发生交通事故后,第一被告人驱车到过现场并对用车人说了话(指使);2.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的行为,组织领导者应承担责任(用车人也被指控);3.保险公司来认定责任时,用车人等重新摆放了车辆,伪造了事故现场。

本案如果不是涉黑是很难端上台面的。这可能是一起普通交通事故的处理过程,最多可能是民事纠纷。但因涉黑就被堂而皇之地起诉到法庭。我的辩护是用相关证据简要论证了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均不具备,相关被告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同时,重点关注了一个卷宗中反映并不明确的一个事实。卷宗中,包括面包车司机及车上的6个工人的笔录均证实,面包车是在超一辆公交车的时候与从小区里出来的婚车发生的交通事故。因我对当地较为熟悉,印象中那条路很窄,就带人进行了实地测量。结果是:案发地点路面宽度是7.2米;公交车宽度是3米;面包车宽度是1.9米。客观证据表明,发生交通事故时,面包车必定越过中线,逆向行驶,其全责确定无疑,无需纠缠是否重新摆放车辆(因当时正是早高峰,确实先将车挪开,保险公司的人来时重新恢复了现场)。面对这一客观证据公诉人没有回应,我想他也无法再回应了。

(二)非法占用农用地案

在上述涉黑案件中还涉及了“非法占用农用地”。该罪名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在和被告人交谈过程中得知,被告人当年从一集团公司手中转让取得采矿权时,曾经请当地一电视台记者到山上进行了拍照,自己仅仅是在原址上采矿而对地表的土地基本没有破坏。我便敏感地想到,如果能够找到这些照片同现实的状况对比则更有说服力。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该记者,功夫不负有心人,该记者在自己的电脑里找到了这些照片。按照这些“老”照片的拍摄视角,我们又对现在的状况进行了拍照,几乎一模一样。这组客观证据令人信服,无法辩驳。通过该组证据,我们客观地证明了即使存在“非法占用农用地”也并非被告人所为,收到了非常好、具有震撼性的辩护效果。

案例四,山东的一起涉黑案件中的故意伤害案。该案能给我留下印象的原因是开庭的情况较为特殊。该案委托人找我们签订委托合同时并未涉黑,仅仅是一起故意伤害案。随着时间的推移,该案变成了涉黑并且因故意伤害(致死),传说被告人可能要被判处极刑。我预计该案要开庭的时候,我手里的案件较多,为了避免时间冲突,我将收到的另一案件的《开庭通知》快递给山东的该法院,要求确定开庭时间时避开该时间。但山东的该法院确定开庭的时间还是和该案的开庭时间冲突了(确定开庭时间时,快递虽已寄到,但没有转到审判人员手中)。为此,我专门到山东的该法院进行交涉,要求更改开庭时间。但由于本案参与者众多,特别是安保问题(向外地借调了很多警力),更改开庭时间确实有难度。最终,按照我的要求确定(我确实占理):1.法庭调整开庭顺序,保证我全程参与“故意伤害(致死)”案件的审理;2.对于其他案件保障我充足的查看庭审笔录的时间,尽可能地保障我的辩护权。

“故意伤害(致死)”案情简介:本案被告人和下面一县城的某人合作用赌博机盈利。本案被告人提供赌博机,某人提供场所并负责经营。为了监督盈利状况,本案被告人委派了一名人员去该县城。后来,该县城的某人怀疑被告人委派的该人员作弊,即多人、多次对该人殴打、非法“审讯”。“审讯”无果即带着该人到被告人的公司。到公司后,该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被告人对该人曾有掰手指、用拳头打头等行为。该人被送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检验鉴定书》认定,死者系因右额顶部受到外力作用致右额顶部皮下出血(13×9.5cm),左额颞顶部硬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左侧额颞顶部硬膜大范围出血,由于颅内出血导致颅内压力增高,压迫脑组织形成脑疝,最终发生呼吸、循环衰竭死亡。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犯有故意伤害(致死)罪。

因为之前因开庭时间问题同审判人员、庭长、院长等发生过较为激烈的交涉,建立了“友谊”,所以,当我开完另一个庭赶回参加故意伤害罪的审理时,受到了非常好的礼遇,辩护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法庭调查中我的询问及法庭辩论的发言从未被打断。

通过详细讯问被告人,询问相关证人,结合案卷材料,可以清晰地勾勒出这样几幅画面:县城的某人怀疑被告人派去的人作弊后多人、多次在不同场合对被派去的人殴打,要其承认作弊;未果,遂带领手下的人将被害人押往被告人的公司;途中被害人确实向某人等要过烟抽,并愿意给钱求某人放过他;到被告人的公司时,被害人是被两个人驾着下车的;被告人公司的两名员工将被害人抬着上的公司二楼; 被告人对被害人确实有掰手指、扇嘴巴行为,呼叫被害人。关于被告人是否用拳头击打被害人头部的问题,只有从县城“押解”被害人的两个人的说法是说被告人曾用拳头打过被害人并且通过询问基本可以证实,在被害人送往医院后他们这些人到宾馆后听说被害人头部受伤要做开颅手术曾经探讨过谁打了被害人的头,有串供嫌疑。通过询问现场其他多个目击证人,只有掰手指、扇嘴巴、呼叫而没有击打头部;被害人至被押到被告人的公司,没有说过一句话;被告人拨打120将被害人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经过十分充分的法庭调查,结合卷宗材料,我充分发表了自己的辩护意见。被告人的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结果之间没有因果关系。被害人在被“押到”公司时,脑疝已经形成,正在走向死亡,凶手另有其人,但绝不是被告人。从判决结果看,本罪的庭审辩护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上述这几起涉黑案件的小插曲是我承办的、经过多年还有印象的案件,与大家进行了分享。这些辩护有的可能起到了一些作用,大都收到了较好的庭审效果。总的体会是,因为涉黑案件大都是众多被告人、众多起案件,而庭审时间、人的精力又很有限,因此有必要做点儿繁简的处理,对案件提出明确的辩护观点的同时,对重点案件进行充分辩护并可以适当渲染,力争好的庭审效果,对案件产生积极影响。

观点三,用审慎、乐观的态度在涉黑案件领域迎接法治的阳光。

今年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表明,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涉黑案件会有所增加。《通知》中有两个问题应引起我们的关注并值得进一步研讨:

1.《通知》强调了“政法各机关要进一步明确政策法律界限”,因此下一步可能会有新的政策法律法规出台,我们必须时刻关注、认真学习、深刻领会。这是保护我们自己、也是有效辩护的基本前提。

2.《通知》还强调了“要主动适应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切实把好案件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

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重要举措是检察官、法官的员额制。从制度设计上是要让他们对承办的案件终身负责。我的切身体会是,他们对案件确实比以前更负责任了,各种干预因素在减少。他们大多不再排斥律师的意见,对有价值的意见会以不同的方式采纳,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我们要按照《通知》的要求,帮助检察官、法官把好案件的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用我们法律人的共同努力撑大涉黑案件诉讼领域的这个“狭缝”,迎接法治的阳光。

刑事辩护律师 曹树昌:“狭缝”中涉黑案件的律师辩护

以上就是由刑事辩护刑事辩护律师整理的“曹树昌:“狭缝”中涉黑案件的律师辩护”的相关信息了。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内容均为刑事辩护整理排版。更多精彩内容可持续关注刑事辩护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曹树昌:“狭缝”中涉黑案件的律师辩护:http://www.bjxsbhls.net/detail/28.html

上一篇:淮安刑事辩护律师林永兵//现在流行用“精神病”脱罪?最高检这么说……
下一篇:律师拿到案卷材料后,必须做的三个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