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罚金预交与否是否影响认罪认罚的适用?

刑事辩护被告举证吗 2021-03-04 23:32:04

导读:思考|罚金预交与否是否影响认罪认罚的适用?约有172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内容由刑事辩护整理编辑,关键词是刑事辩护被告举证吗思考|罚金预交与否是否影响认罪认罚的适用?;主要讲解的内容是刑事诉讼法规定,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人民检察院承担,自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自诉人承担。审判人员、检...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

自2016年开展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以来,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日臻完善。2019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对长期试点及推广过程中的制度适用问题予以回应与明确。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人民检察院办理认罪认罚案件监督管理办法》的通知,进一步推进该领域内的制度探索与完善工作。

在长期试点与推广进程中,学界、实务界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过程中不断涌现的问题展开了广泛、热烈的探讨与争辩。

目前,司法实践普遍将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是否预缴罚金作为适用该制度的重要指标。然而,此种判断方式是否妥当?本文意欲一探究竟。

法律规定

刑事辩护被告举证吗 思考|罚金预交与否是否影响认罪认罚的适用?

《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

7.“认罚”的把握。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认罚”,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诚悔罪,愿意接受处罚。……“认罚”考察的重点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悔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应当结合退赃退赔、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因素来考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虽然表示“认罚”,却暗中串供、干扰证人作证、毁灭、伪造证据或者隐匿、转移财产,有赔偿能力而不赔偿损失,则不能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刑事辩护被告举证吗 思考|罚金预交与否是否影响认罪认罚的适用?

从法律规定来看,“认罚”环节主要考察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悔罪态度与表现,可结合其退赃退赔、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情节予以认定。该条并未罗列所有的考量因素,以“等”字放宽了考察因素的范围,因此实务中便有将“预交罚金”作为因素之一,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主观态度进行评判。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该条后半段的表述明确将“暗中串供”“干扰证人作证”“毁灭、伪造证据” “隐匿、转移财产,有赔偿能力而不赔偿损失”这四种情形作为行为人虽“认罚”但不能适用该制度的例外,其中亦未提及预交罚金与否的问题。

基于此,笔者认为,从法律条文来看,未预交罚金并不必然导致认罪认罚制度的排除适用。

司法实务

刑事辩护被告举证吗 思考|罚金预交与否是否影响认罪认罚的适用?

“张某某、朱某某盗窃案”

本案中,上诉人张某某、朱某某未预交罚金,一审未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程序,后二人上诉,提出“原判对其未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处理,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

刑事辩护被告举证吗 思考|罚金预交与否是否影响认罪认罚的适用?

经审理,法院认为: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自愿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对于认罪认罚的认定,关键是要评判被告人对犯罪行为及法律处罚的态度,对于因自身客观原因而不具备缴纳罚金能力但又认罪悔罪,自愿接受处罚的被告人,不能因客观上不具备履行能力而否定其“愿意接受处罚”的主观意愿。本案中二上诉人在侦查阶段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在审查起诉阶段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同意书。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张某某、朱某某具有缴纳罚金的能力而不缴纳,故应认定张某某、朱某某符合认罪认罚的从宽处罚条件,依法对二上诉人从轻处罚。

由该案例可知,对于未预交罚金的情形,并非所有法院均以未预交罚金为由而排除认罪认罚制度的适用,其考察的关键在于是否属于“具有缴纳罚金的能力而不缴纳”的情形。换言之,即将罚金的缴纳类比于《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规定中的“赔偿损失”,关注被告人是否属于“隐匿、转移财产,有赔偿能力而不赔偿损失”的例外情形。

对此,人民法院报曾于2020年1月刊登《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确无能力退赃退赔”的理解与认定》一文,明确指出“人民检察院应当对‘被告人是否有能力退赃退赔、赔偿损失’承担举证责任。”

刑事辩护被告举证吗 思考|罚金预交与否是否影响认罪认罚的适用?

综合上述对法律规定与司法实践的探讨,被告人未预交罚金不应必然地排除认罪认罚从宽程序的适用。对此,辩护律师也应据理力争,为当事人争取最优量刑结果。

文:陈倩

“不移不惑献身法与正义”

以上就是由刑事辩护刑事辩护被告举证吗整理的“思考|罚金预交与否是否影响认罪认罚的适用?”的相关信息了。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内容均为刑事辩护整理排版。更多精彩内容可持续关注刑事辩护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思考|罚金预交与否是否影响认罪认罚的适用?:http://www.bjxsbhls.net/detail/8253.html

上一篇:北京顺义法院首次远程审判刑事案件并落槌
下一篇:对话无罪法官莫兆军:再也不敢判案了!
相关文章